国庆长假的最后一天,继今年三次定向降准后,央行发布重磅消息称,从2018年10月15日起,下调大型商业银行、股份制商业银行、城市商业银行、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、外资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,当日到期的中期借贷便利(MLF)不再续做。除去此部分,降准还可再释放增量资金约7500亿元。

  业内人士指出,央行这一轮降准的目的很明确,就是保证市场的流动性,主要是小微企业的流动性,精准向实体经济注水,目的并非楼市、股市。但难免,最后获益的依然以楼市为主。

  58安居客首席分析师张波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从整个定向发放方式来看,国家依旧严防资金流入楼市,但在实际操作层面,不排除有一部分资金进入楼市,对楼市、股市是利好因素。

  但也有业内人士指出,此次降准对于房企融资并无多大利好,由于现阶段融资渠道的重重防火墙,大部分资金无法直接进入开发领域,房企资金面仍然会很紧张,楼市降价大趋势不会改变。

  房企资金面不因降准而改变

  其实,央行此前年内的三次定向降准,已向市场注入近两万亿元资金,加上近5000亿元的棚改资金,和上半年的M2增量93410亿元,相当于11.841万亿元,已经接近2015年全年M2增量16.39万亿元和2017年全年增量12.63万亿元。

  从央行发布的数据看,8月末,本外币贷款余额137.59万亿元,同比增长12.8%;月末人民币贷款余额131.88万亿元,同比增长13.2%,增速与上月末和上年同期均持平;当月人民币贷款增加1.28万亿元,同比多增1834亿元。分部门看,住户部门贷款增加7012亿元,其中,短期贷款增加2598亿元,中长期贷款增加4415亿元。

  央行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将释放流动性,是否会全部流入楼市?

  首先,银行降准与房价并无直接联系,但其中的牵连不少。

  新城控股高级副总裁欧阳捷认为,这个数字很难估计,但这些钱流入实体经济的可能性比较小。传统制造业利润很低,流入的可能性更小,只能去地产和金融两个领域。

  欧阳捷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目前银行觉得小微企业风险太大,不敢放款。

  上海同策咨询研究中心总监张宏伟则表示,在楼市调控基调尚无变化的前提下,降准主观目的是为了刺激宏观经济,拯救小微企业。因此,外围的松动对于开发商资金链来说没有利好面。

  “从融资渠道看,除了开发贷,尚无其他可选的创新融资渠道,无法解决上市房企大量的资金需求。”张宏伟说。

  民营房企将更主动“降价回款”

  张宏伟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政策对房企融资“去杠杆”已经到极致,所谓“创新型”加杠杆的融资方式基本被叫停。因此,在当前融资渠道收紧的背景下,即使降准,短期内房企也不会有机会大幅加杠杆。也就是说,市场有钱,但钱不一定能够进来。

  从现实情况来看,尽管降准,但对房企来说但情况是“肉到了嘴边但吃不到,即使吃到代价也不低”。融资成本不降,可贷的钱多了,高成本融资继续侵蚀企业利润,对房企也一样。现在融资成本仍将在高位,房企能做的就是加快三四线城市项目“周转速度”。

  从历史经验看,降准有利于银行发放更多贷款,为购房者提供更多的购房信贷支持;有利于释放更多住房需求,加大楼市去库存力度。市场好的时候,降准肯定能刺激楼市;在市场下行阶段,各种融资渠道相对较紧的情况下,实际流到房地产领域的资金有限。

  从今年6月的一次降准不难看出,尽管累计可释放资金约7000亿元,但在当前融资渠道收紧的背景下,尽管可贷的钱多了,房企仍然难以融到资,融资成本也很难下降,仍将在高位运行。在张宏伟看来,高成本融资将继续侵蚀企业利润,再加上2016年以来的高价地入市面临“限价”问题,当2018年房企年报发布之时,利润率的数据应该不会很好看。

  在此背景下,房企只能加大自筹资金力度。不过,政策继续严控资金过度流向房地产,不仅非标资金通道被堵,规范渠道的银行贷款额度不足,房企发债受限,融资还在进一步收紧。而房企融资困难很有可能导致部分房企陷入现金流困境,从而增加房企债务违约风险。

  另外,从房企资金兑付压力来看,张宏伟认为,今年第三季度是民营房企资金兑付压力最大时间,不会因为降准而改变,通过主动“大幅降价”回款的现象将越来越多。